最新报道
  综合新闻
  科研动态
  信息转载
您的位置:首页 > 本所概况
   
时间:2014/4/15 0:00:00   浏览次数:3475
 

十年反转的代价:中国直接损失数百亿美元

文章来源:财经网    发布时间:2014-04-15   作者:王大元


   提要:十年反转,在阻止中国生物技术发展的同时,还给中国造成了数以百亿计美元的直接损失;更可悲的是,由于反转运动造就的“民意”,这种伤害还在延续

   截止2013年,全世界转基因作物的栽植面积达到25亿亩,占世界耕地总面积的12%,是中国杂交水稻年种植面积(大约2.6亿亩)的10倍。商业化种植的主要转基因作物有棉花、大豆、油菜和玉米。另有较小种植面积作物番木瓜、西葫芦等。所有这些作物,主要目标性状基因只有两个:BT抗虫基因和抗草甘膦除草剂基因。

   全世界棉花、大豆、油菜和玉米4大作物的总栽植面积中,相应的转基因作物所占面积比率分别为82%、75%、25% 和33%。 美国的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玉米占各自作物栽植总面积的94%和90%。转基因大豆、玉米、油菜已经成为世界(包括中国)家畜家禽精饲料主要来源,也是人类多种食品的来源。

   美国是控制转基因作物开发的龙头老大,其技术转化为商品,已经控制了巴西、阿根廷、印度等国的种业,也控制了包括欧盟、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饲料市场和相应的肉、蛋、奶、油市场。

   安全性:两代几十亿人吃了转基因玉米和大豆,数以百万亿头禽畜,生吃(没有加热煮熟就食用)了20代的转基因玉米大豆,没有出现一例毒副作用,其安全性的群体大数据比杂交作物的安全性要可靠得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杂交土豆和杂交西洋芹曾出现过严重安全问题,从而在上市后被迫下架)。现在转基因作物和转基因食品已经在全球“泛滥”,无处不在无处不存,要想回避不吃转基因食品几乎没有可能。

   但此前转基因作物的技术基本上掌握在美国人手中,具体来说就是孟山都、杜邦先锋、先能达和陶氏化学4大种子公司手中,年产值达100亿美元以上,仅孟山都的转基因玉米大豆和棉花的种子销售额就达89.5亿美元,超过杂交水稻种子市场72亿人民币(12亿美元)7.45倍(见图1)。

图1. 孟山都转基因种业的年销售额

   这么一个大市场、高利润、极为安全的农业育种新技术,必然会给世界农业带来革命性的推进。中国在15年前已经认识到这个农业育种新技术的重要性,所以在15年前的863计划,就开始了转基因作物研发工作,此后几年,研发工作也确实取得了一些重要进展,缩小了中国和美国在转基因作物开发上的差距,几乎达到世界转基因作物研发老二的地位。不料,大约十年前的中国出现了一股反科学逆流, 由一些既不懂分子生物学、在自己专业领域里也毫无建树的几个人,用制造谣言谎言的方式,误导舆论,误导百姓,有关政府部门对这些谣言谎言则听之任之,甚至把转基因作物的研发政治化,从事这一行业的中国科技人员积极性受到打击,正在走向世界前沿的转基因作物研发遭到严重破坏,令人唏嘘。

   转基因抗虫棉的典范意义

   中国的转基因抗虫棉产业化历程:1990年代中期,美国孟山都公司挟其转基因抗虫棉的抗虫增产显著效果之势,来中国推销,游走于国家科委和农业部之间,推销其转基因抗虫棉技术;但其条件是先付1000多万美元的专利技术使用费,由孟山都在河北与岱字棉的合资公司负责购买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种子(孟山都赚的第二笔钱),岱字棉公司与孟山都(中国)各分50%的利润(孟山都赚第三笔钱)。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获知此事后,指示要攻关、研究出我们自己的转基因抗虫棉。中科院和中国农科院等科研机构集中力量攻关,最后由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所做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抗虫棉,中国的棉花种业市场由我们自己掌控,孟山都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转向印度。

   朱镕基总理获悉后,绕过农业部和中国农业科学院领导,与当时的科技部部长朱丽兰直接走访做出重要贡献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所,肯定了中国科技人员在艰难条件下做出转基因抗虫棉的自强精神。

   下图表示1997-2008年中国和孟山都在转基因抗虫棉上的较量过程,中国由1997年仅占7%、孟山都占93%,转变为2008年中国占93%、孟山都只有7%的局面,11年间形势发生了乾坤大颠倒。


表1. 此表取自朱祯研究员在“转基因与社会研讨会”上的幻灯片。

   这个过程还说明了中国的转基因抗虫棉不同于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保护,孟山都没有办法与中国的转基因抗虫棉打官司,从而退出中国棉花种业市场。

   此图是根据美国农业部的统计资料画出的一个中、美、印度三国转基因棉花过去16年单产的变化。显示一个有意思的事实:中国的转基因抗虫棉的单产比美国孟山都的要好很多:2012年中国转基因棉的单产是96公斤/亩,美国和印度的分别是66公斤/亩和35公斤/亩。

   印度棉花产业如何沦陷于孟山都

   孟山都在中国推销转基因抗虫棉,却被中国自己开发的转基因棉阻击,遭到重创后转战印度,采取了在中国与河北岱字棉公司合资的同样手段,与印度最大的种子公司Mahyco (Maharashtra Hybrid Seed Company Limited )合资,通过Mahyco在印度申请,印度政府批准了3个转基因抗虫棉在印度栽种。此后12年,孟山都通过Mahyco赚了天价利润。孟山都2002年卖给印度的转基因抗虫棉种子低于1/kg(低价开拓市场),但到2010年孟山都卖给印度的转基因棉种的价格飙升到74/kg,十年涨了100倍以上,孟山都从印度推销转基因棉每年获得的利润是2亿美元,10年下来,孟山都已经从中赚了至少20亿美元。而现在印度棉农想不种孟山都的转基因棉都不可能,因为已经买不到非转基因的棉花种子。

   中印两国在转基因棉花上的冰火两重天给我们的启示:如果当初没有朱镕基总理指示要研发出我们自己的转基因棉,没有我们科技人员的艰苦攻关开发出我们自己的转基因棉,我们现在的棉花产业非常可能落入孟山都的魔掌,像印度棉农一样,幸苦工作为孟山都赚钱;我国现在的棉布服装的价格可能是现在价格的2倍以上。现在中国的转基因抗虫棉的种植面积已经占过去棉花种植总面积的90%以上,连过去农业部不许种植的新疆,现在转基因棉的种植面积都在80%以上了。10年来我们的科技人员单在转基因抗虫棉的产业化上的成果,为中国创造的财富就已经超过30亿美元,超过了中国在所有转基因作物项目上的总投资(200亿人民币)。

   很遗憾的是10年前,一些完全不懂生物技术的反转人士整个颠倒黑白,在中国掀起全世界最大的反转活动,给从事转基因事业的科技人员戴上汉奸、买国贼的帽子,为中国创造几百亿元财富的中国转基因棉花开拓者郭三堆、贾世荣、范云六等人都被扣上了汉奸、卖国贼的帽子(下面是过去6年出现在各个网站上,被指名为汉奸、卖国贼的中国科学家及科普作家头像),也没有见到政府官员出来为他们正名,如今贾世荣和范云六都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前年我见到十几年未曾谋面的贾世荣,看到他头发几乎掉光,视力退化、不断咳嗽,看到当年为落实朱镕基指示而抗击孟山都转基因棉、竭尽全力组织全国科技人员攻关的贾世荣落到这样一个结局, 我不禁喟然落泪湿青衫——怎么会是这样呢?

十年反转给中国种业带来了怎样的破坏

   中国科学家在转基因棉花研发领域成功阻击孟山都以后,中国的转基因科学研究和发展取得了重要进展,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和范云六的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相继获得国家转基因安全审查委员会颁发的安全证书,但在反转分子的破坏下,这两个已经拿到安全证书的重大成果,没有能够进一步被批准种植;与此同时,中国农大戴景瑞课题组和中国农科院植保所,分别开发出转BT基因玉米,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所林敏开发出抗草甘膦除草剂的转基因玉米,都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习总书记参观过的大北农开发的转基因玉米已经非常成熟,这几个重大进展的价值均在数十亿美元,如今被农业部一搁置就是5年,以至于笔者上面所说的几个重要成果的专利保护期都剩下不到10年了,这完全是在浪费纳税人的税款。

   现在的BT抗虫基因作物,中国已经没有多少空间可以突破了,美国的抗虫基因玉米和大豆已经不再是转一个基因,而是在一个作物里转进去多达6个基因的多价转基因作物,可以抗多种昆虫,同时抗除草剂。下面是USDA最近的一个图例:

   由上图可知,到2013年,美国栽种的多价转基因玉米已经占玉米栽培总面积的70%左右,单价的转基因玉米占到20%左右。在棉花品种中,多价转基因棉花也是占据了主要份额, 以至于中国转基因棉要去印度抢占孟山都的市场份额都遇到了困难。中国的现状是连单价的转基因玉米都没有批准,何来抗多种虫害的多价转基因玉米?反转的破坏拉大了我们与美国转基因作物种业产业的差距,并且几乎是毁灭性地拉大差距。反转的这种破坏,对中国的种业来说是致命的,当然也符合孟山都等国际种子公司的利益。

   孟山都正在全力开发新的转基因作物。孟山都现在与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叫“Novozymes”的微生物公司组成了一个新的生物技术子公司,称之为“BioAg Alliance”。这个BioAg Alliance公司由Novozymes提供他们掌握的微生物中分离得到的基因,供孟山都在重要作物中做各种性状的转基因和田间试验,准备开发出BT以外的其它农艺性状新作物。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消息,因为我们还在争吵BT基因是否安全时, 孟山都已经意识到BT基因的作物专利保护期可能还有20年左右,他们已经在为20年以后的转基因作物做准备了,这就是国际上所谓的pepeline(后备库)概念。

   我们该怎么办?是听任一帮门外汉及别有用心者继续主导国家粮食命脉,还是甩开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包袱,大步向前,以图挽回过去数年无端落下的颓势?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人才队伍 - 国际合作
主办: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 邮编:10008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2号
Copyright 2006 BiotechInstitu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ricaas@caas.net.cn